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硅谷天堂入主欣龙控股后遇难题:子公司疫情期哄抬熔喷布价格拟被罚7200万

编辑:
硅谷天堂入主欣龙控股后遇难题:子公司疫情期哄抬熔喷布价格拟被罚7200万

新冠肺炎爆发之初,口罩成为紧俏商品,生产口罩的原材料熔喷布价格也是水涨船高。为此全国发起了一场打击哄抬物价的专项行动,不少借机涨价的企业、商家和个人被处罚。

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欣龙控股”,000955)全资子公司宜昌市欣龙卫生材料有限公司(下称“欣龙卫材”),就因涉嫌在新冠肺炎防控期间哄抬价格,遭宜都市市场监管局立案调查,且在市场监管局送达告诫函后仍未改正违法行为,于是宜都市市场监管局拟对欣龙卫材课以近7200万元罚没款的行政处罚。欣龙卫材申请召开了听证会。

“听证结果已经出来,在正式下文之前我们是不会对外说的。”宜都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欣龙卫材作出怎样的行政处罚,6月底会有定论。

自2019年12月21日股份转让之后,嘉兴天堂硅谷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嘉兴天堂硅谷”)成为欣龙控股实控人,随即碰上子公司哄抬物价的行政案件。就在6月初,嘉兴天堂硅谷关联方、同一实控人旗下的天堂硅谷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欲收购浙江德宏汽车电子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德宏股份”,603701)控制权也告吹。

疫情期间多次哄抬价格

宜都市市场监管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听证告知书(都市监听告字【2020】8号)对整个案件经过做了详细披露。

2020年1月14日,欣龙卫材生产的熔喷布销售价格是1.27万/吨,生产成本为1.107万/吨,差价率14.72%。2020年1月22日,湖北在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响应后,欣龙卫材在生产成本涨幅不大的情况下,将熔喷布的售价大幅抬高。

1月23日,售价为2万/吨,差价率80.67%;2月16日,售价12万/吨,生产成本1.201万/吨,差价率899.17%;3月13日,售价35万/吨,生产成本1.762万/吨,差价率1886.6%。

1月13日-3月13日50天内,欣龙卫材将熔喷布价格连续17次大幅提价,此期间共销售熔喷布105.3056吨,销售金额近136万,其中生产成本136.21万,合理利润20万(以2020年1月19日疫情发生前,欣龙卫材1月14日最后一次获得的销售利润计算),违法所得共计近1200万。

对于案件的调查,市场监管局还掌握有欣龙卫材法定代表人、财务部长、营销部负责人的笔录、销售合同、银行流水、熔喷布采购合同、“熔喷业务生产沟通”微信群聊天记录等。

宜都市市场监管认定,2月16日向企业送达《关于生产领域防控物资价格行为监管提醒告诫函》后,欣龙卫材未改正违法行为。在熔喷布库存充分(日均库存约4吨)的情况下,通过企业内部微信群散布涨价信息,对已签订的低价合同局部交货,大幅度提高熔喷布价格对外销售。在新冠疫情防控期间,欣龙卫材多次哄抬价格,违法行为持续时间较长,违法所得金额较大,且拒不改正违法行为,情节较为严重,应当依法从重处罚。

宜都市市场监管最后决定没收企业违法所得以及违法所得5倍的罚款,合计拟罚没款近7200万元。

是否算社会影响恶劣?

欣龙控股2019年年报披露,其是国内第一家水刺非织造材料制造商,两大生产基地分别是海南基地子公司海南欣龙无纺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北基地子公司欣龙卫材。

欣龙控股另一主业熔纺非织造材料包括SMS、熔喷以及纺粘等系列。共有三大生产基地,分别是报告期内新投产的湖南基地子公司湖南欣龙非织造新材料有限公司、海南欣龙无纺股份有限公司和欣龙卫材。报告期内,欣龙控股熔纺非织造布总体营收为10369.58万元,比2018年同期增长17.71%。

欣龙控股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的方式,全资控股欣龙卫材。

《华夏时报》记者获悉,市场监管局拟处罚后,欣龙卫材申请召开听证会为自己辩护。根据宜都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的说法,此案月底将见分晓。

知名行政法专家、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王才亮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听证会之前只有拟处罚,听证会之后才有正式的处罚决定。处罚决定之后在进行复议和诉讼,一般不停止处罚的执行。

“正式处罚决定书要送达后才具有法律效力。因此上市公司现在对此案没有公告的话,算不上违反信披规定。”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尹火平律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

欣龙控股年报披露,报告期内欣龙卫材注册资本8000万,总资产超1.8亿,净资产7270万,营收6600余万,净利润亏损近175万。报告期内欣龙卫材共有银行借款4000万,由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宜昌市欣龙熔纺新材料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保证。和上市公司间账龄1年内的内部往来款期末余额5300余万,占其他应收款期末余额合计数的比例14.04%。

证监会《再融资业务若干问题解答》问题4“现行再融资办法对上市公司合规运营情况有一定要求,要求上市公司最近36个月内不存在重大违法行为或不得存在严重损害投资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其中第3点回答提到:发行人合并报表范围内的各级子公司,若对发行人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润不具有重要影响(占比不超过5%),其违法行为可不视为发行人存在相关情形,但违法行为导致严重环境污染、重大人员伤亡或社会影响恶劣的除外。

“是否算社会影响恶劣,继而影响到上市公司再融资,需要等结果具体来看。”某上市公司董秘对本报记者说。

关于听证结果以及可能的后续影响,《华夏时报》记者也向欣龙控股发去采访函,但未获得回应。

硅谷天堂资本出师不利

欣龙控股2019年年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海南筑华科工贸有限公司与嘉兴天堂硅谷于2019年12月21日签署了《关于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及《关于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表决权委托协议》。

根据上述协议约定,海南筑华将向嘉兴天堂硅谷转让其持有的欣龙控股44590000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28%);同时,海南筑华将其所持有的欣龙控股45508591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45%)的表决权委托给嘉兴天堂硅谷。此外,海南筑华的一致行动人海南永昌和投资有限公司与嘉兴天堂硅谷于2019年12月21日签署了《关于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约定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将海南永昌和所持有的欣龙控股5170810股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转让给嘉兴天堂硅谷。上述股份转让及表决权委托完成后,嘉兴天堂硅谷成为公司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王林江、李国祥。

实控人之一王林江曾任杭州大学教师;绍兴嵊州市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钱江水利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天堂硅谷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6年8月至今任职于硅谷天堂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历任董事长、董事。现任欣龙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欣龙控股现任董事长何向东,曾任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营业部(杭州分行)公司业务部总经理、中国建设银行杭州之江支行行长、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办公室主任、中国建设银行浙江省分行行长助理。2018年8月至今,担任天堂硅谷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天堂硅谷”)董事长。

嘉兴天堂硅谷和天堂硅谷,背后的实控方都是硅谷天堂。“PE+上市公司”曾是硅谷天堂在2015年挂牌初期的主要商业模式之一,为合作上市公司提供战略梳理、管理咨询及并购整合顾问服务。在这一模式下,收入的主要构成包括从上市公司收取的顾问费、战略入股上市公司的基金收益及如与上市公司合作成立并购基金的则从基金收取管理费及基金超额收益等。6月初,欲取得德宏股份(603701)控制权的天堂硅谷,最后收购以控制权转让事宜终止告吹。

欣龙控股是硅谷天堂以实控人入主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有券商向《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口罩、熔喷布在疫情期间被视为战略物资重点对待,哄抬物价处罚是其次,关键是造成的社会影响,这对上市公司以及实控方,不可能没有一点影响没有,但影响几何,在听证结果出来前还是个未知数。(来源:华夏时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