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时隔5年义乌真爱美家重新冲击IPO 超85%营收来自境外市场

编辑:
时隔5年义乌真爱美家重新冲击IPO 超85%营收来自境外市场

义乌知名大型企业真爱集团旗下的浙江真爱美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真爱美家”),在自动终止审查5年后,重新IPO。7月3日,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了真爱美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20年6月19日报送)。

当地知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真爱集团一早就已经瞄准资本市场。从2010年12月14日成立到4年后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真爱集团对真爱美家的筹备就是奔着上市而去。这一次,真爱美家还更换了保荐机构,做足了准备。

招股书披露,真爱美家的主营业务是各类毛毯,营收占比超过85%,主要销往西亚、北非等地区,主要结算货币是美元。在新冠肺炎疫情对外贸市场造成巨大冲击、以及金融市场的动荡之下,真爱美家选择在此时IPO,会有多少不确定因素?

“对出口西亚、北非等国家的企业来说,负面影响在逐步强化。”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相关国家的疫情防控和医疗水平看,考虑到西亚北非国家经济发展程度落后、人均收入低、医疗设备和资源有限,预计疫情至少将延续至年底甚至明年,因此,来自最终需求和产品供应链的负面影响预计将持续至明年。

更换保荐机构,募资金额变少

招股书披露,真爱美家的主要产品为毛毯及床上用品,床上用品包括套件、被芯、枕芯等。公司其他产品还包括其他家用纺织类产品(包括毛巾、家居服等)、地毯及包装物等。

2015年的6月15日,当时中国证监会官网发布了真爱美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5年6月11日报送)。2016年11月4日证监会发布当年6—9月终止审查首发企业的名单及问题,真爱美家终止审查的原因是“未更新财务资料,导致财务资料过期三个月自动终止”。这个低级错误的犯错当事人,是当时的保荐机构(主承销商)国信证券。

“发行人的主要产品销往中东、非洲和欧洲等地区,外销中存在第三方代客户支付货款的情况,涉及的付款单位400余家,保荐机构对于上述付款情况的核查、确认及回函情况难以在短时间内达到较高的比例。”证监会在官网上这样公布。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真爱美家的募资金额、募资项目,均发生了变化。

本次真爱美家如果成功发行,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净额,将用于年产17000吨数码环保功能性毛毯生产线建设项目,该项目总投资为37500万元。

时隔5年义乌真爱美家重新冲击IPO 超85%营收来自境外市场

而此前真爱美家募集资金拟用于年产17000吨法兰绒毛毯印染技改扩建和年产1300万条功能性法兰绒毛毯生产线建设项目,总投资为43300万元。

对于更换保荐机构是否和终止审查有关,真爱美家董秘衡虎文回应《华夏时报》记者称,2018年12月7日,公司发布《浙江真爱美家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公告文件》,聘请安信证券为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机构。

外贸营收占比进一步提高

招股书披露,真爱美家的销售收入主要来源于境外市场。2017年度至2019年度,公司境外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75376.14万元、87273.72万元和84539.15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82%、85.87%和85.22%。公司毛毯产品主要销售到西亚(阿联酋、沙特、科威特、伊朗)、北非(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索马里)、南非等市场。

5年前的招股说明书中,真爱美家连续三年报告期内的境外营收分为别为62565.01万元、74336.7万元、72103.42万元,占比为70.99%、78.78%、77.60%。

企业承认,这些境外市场的部分国家或地区经济、政治局势复杂多变,容易出现因国际石油价格波动、政治局势动荡不安及本国货币大幅贬值等因素导致对国民经济和居民消费产生不利影响的情况。如果相关目标市场出现经济环境恶化、政局不稳或发生战争、与我国外交关系恶化或者出现贸易摩擦等情况,都会对公司在上述国家或地区的产品销售业务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庞超然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西亚北非国家受大宗商品价格下滑影响,油气相关产业进口需求减少,并拖累相关产业的发展。“随着商品价格逐步复苏,状况应有所改善。”

王有鑫则认为,西亚、北非相关国家失业增加,经济萎缩,家庭资产负债表进一步恶化,同时受制于严格的管控和居家隔离措施,对最终产品的消费需求下降,同样降低了对中国产品的进口需求。“从数据上看,前3月对非洲国家出口降幅实际上是低于中国整体出口降幅的,但到了5月份,对非洲国家出口降幅已经超过中国整体出口降幅,区域出口形势在恶化。”

对于主做出口的真爱美家来说,销售收入大部分为外销收入,公司对外销客户的产品销售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因此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会对公司的经营成果产生一定影响。一方面,美元的持续贬值会压缩本公司以美元计价的出口产品的利润空间;另一方面,持有外币资产会使得公司经营业绩受到外汇波动的影响。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2017年度,由于美元大幅贬值,真爱美家汇兑损失金额为882.30万元。2018及2019年度,因美元升值给真爱美家带来的汇兑收益金额为329.23万元和261.34万元。

庞超然认为,中美贸易摩擦更多体现在商品进出口环节,尚未延伸到其他领域,对于结算货币的选择影响较小。但外贸企业仍应注意美国出口管理相关政策,避免违反相关管制要求,防范美国政府制裁风险。

王有鑫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美国疫情防控形势严峻,经济陷入深度衰退,失业大幅增加,社会矛盾加剧,金融市场波动较大,对于以美元为结算单位的外贸企业来说,需要关注两方面的风险,一是金融市场再次剧烈调整下,美元流动性短缺问题可能再次发生,以美元为贸易计价结算货币可能将面临无美元可用的问题;二是大国博弈下,外贸企业面临来自美国政府的长臂管辖风险提高。

衡虎文在回复《华夏时报》记者提问的邮件中表示,进口国目前没有具体针对公司产品的进口限制政策,也未发生涉及公司产品的贸易摩擦。公司一直坚持内销外贸兼顾的原则,近年来,内销收入在主营业务收入中的占比持续增加,2019年达14.78%。(来源:华夏时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