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编辑:
果然,祖名豆制品股份有限公司在IPO中未披露其涉嫌行贿的行为,成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的硬伤。在顺利过会一个半月后,证监会对祖名豆制品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事实上,关于涉嫌行贿行为描述的判决书,2020年1月份已经作出,且是终审。在祖名豆制品披露招股书后及上会前的这段时间,其涉嫌行贿的行为已经遭到公众普遍质疑。不过祖名豆制品仍然顺利过会,在发审委现场审核中,未提到任何涉及行贿的问题。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10.8万香烟提货券

证监会认定,经查,发现祖名豆制品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未履行主动告知义务,未及时披露发行人及其董事长蔡祖明涉嫌行贿的行为。

上述行为违反了《公开发行证券的公司信息披露内容与格式准则第1号——招股说明书》(2015年修订)第七条的规定,并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173号)第五十五条所述行为。依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祖名豆制品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提到的“行贿”,在浙江省金华市中级法院2020年1月19日对汪银海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一案作出的终审判决中,有相关表述。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汪银海原系杭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区)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曾任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党工委书记、杭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滨江区)发展改革和经济局党组书记。因犯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判决认定,2007年至2018年,被告人汪银海先后利用其担任杭州市滨江区浦沿街道党工委书记、滨江区发改局党组书记、滨江区农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农业和农村办公室主任等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423.8033万元。

其中包括:

2015年至2018年,被告人汪银海利用职务便利,为祖名豆制品在获取有关补助资金、申报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三次收受该企业法定代表人蔡某所送香烟提货券,共计价值人民币10.8万元。

以上事实,有证人蔡某的证言,推荐祖名公司申报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报告、递补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名单,滨江区财政局、农业局关于区农业综合开发项目资金补助发放文件、补助资金支付审批表、补助(贴)明细表等证据证实,被告人汪银海对此亦供认不讳。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招股书披露,祖名豆制品的注册地址是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江陵路 77 号,这正好和判决书披露的汪银海曾经担任的职务所在地吻合,即祖名豆制品是汪银海治下的企业。祖名豆制品的法定代表人是蔡祖明。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行贿涉及申报农业龙头和补助资金

根据判决书,祖名豆制品涉嫌行贿涉及的是补助资金和申报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

在祖名豆制品的招股书中披露,“公司先后荣获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全国农产品加工示范企业、浙江省农业龙头企业和浙江省科技农业龙头企业称号,同时是豆制品国家标准和国际标准的参与起草单位之一。”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招股书关于补助的披露内容里面,粗略估算有多项涉及到杭州市滨江区,与资产相关的政府补助2017-2019年度分别是91.95万、91.95万、96.67万,其中杭州市高新区(滨江)生态文明建设与环境保护专项基金2017-2019年度分别是42.47万。

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2017-2019年分别是896.13万、621.66万、1164.69万,其中涉及到农业类的补助包括有滨江区现代都市农业项目补助、2017年度农业扶持资金补助、2018杭州市绿色品质农业建设项目补助、2018年杭州市农业科研和社会发展科研竞争性分配资金补助等。

2017年-2018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是786.1万、515.67万、1220.13万。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严义明律师就认为,企业IPO涉及到行贿,有多个逻辑问题需要搞清楚:尽调的时候保荐人、律师是否有发现此行为?没有发现算不算没有尽到尽调的责任?发现了不说是不是隐瞒?既然获刑官员在企业获得国家级称号过程中给予了便利,那么现在称号是否要撤销?发放的补贴是否要收回?如果补贴收回的话,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资产等是否要重新调整?如果调整后是否还达得到上市的标准?

从时间表上来看,汪银海的终审判决日期是2020年1月19日。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裁判文书网公开发布的日期是2020年4月16日。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祖名豆制品更新后的招股书,企业董监高、保荐机构、律师事务所等签署日期是2020年6月15日。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证监会网站披露是2020年7月8日。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在上会的时候,发审委问了哪些问题呢?

证监会马后炮:祖名IPO隐瞒行贿被公众质疑,过会后监管谈话

在过会一个半月后,证监会通过“经查”,突然发现了对外公开可查的权威的法律文书里面早已经明确定性的涉嫌行贿行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