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编辑: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在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在建的“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引发公益诉讼。

武夷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是中国唯一一个既是世界人与生物圈保护区,又是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遗产的保护地,规划总面积1001.41平方公里,拥有210.7平方公里未受人为破坏的原生性森林植被。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全国性慈善组织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认为农夫山泉的取水工程破坏环境,向法院起诉要求农夫山泉立即停止破坏武夷山生态的环境侵权行为,对破坏的环境恢复原状,并赔偿破坏环境造成的损失。

2020年10月23日,该起公益诉讼在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在这起公益诉讼之前,农夫山泉在武夷山的取水工程遭微博举报“毁林取水”。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1

公益诉讼的原告方中国绿发会,1985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是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全国性公益公募基金会,全国性一级学会,长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事业。

从中国绿发会的官网可见,这是一家公益诉讼积极分子,官网贴出的绿发会发起的公益诉讼案件有325件记录。

2016年2月,中国绿发会诉8家企业污染腾格里沙漠环境公益诉讼案、诉康菲溢油公益诉讼案两案件被列入“2015年中国十大公益诉讼”。

被告方农夫山泉(福建武夷山)饮用水有限公司(简称“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是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是为运营“年产100万吨饮用天然水生产线建设项目”(也称案涉项目)而设立的公司,法定代表人钟睒睒。

中国绿发会在起诉状中称,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的在建取水工程,存在严重违反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行为,同时案涉项目也存在对环境敏感地带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的重大风险。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具体表现在:被告在案涉项目施工过程中擅自改变环境影响评价表及其批复中的要求,违反环境影响评价法。同时,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修筑的施工便道,其最高处超出水面有10米多,严重违反了环评报告表中关于施工道路高出水面50cm的施工要求,此处已经侵入了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违法且对周边生态环境已经造成了严重破坏。

其次,被告未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违法施工破坏森林资源。起诉状称,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为了强行推进取水工程施工,未依法申请林木采伐许可证,非法采伐、滥伐林木,尤其恶劣的是,采伐滥伐的林木位于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外围保护带、武夷山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缓冲区、武夷山国家公园和国家4A级大安源生态旅游景区范围内等环境敏感地带。

起诉状提到第三点,案涉项目取水点位于环境敏感地带,在这个敏感地带为了商业经营之需而大肆取水资源,违反了武夷山国家公园、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保护规划,违反了我国保护武夷山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承诺,属于违法行为。

原告中国绿发会认为被告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的取水项目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武夷山国家公园条例(试行)》、《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保护区条例》、《福建省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福建武夷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印发世界自然遗产、自然与文化双遗产申报和保护管理办法(试行)》等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的规定。

根据中国绿发会的诉求,要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在武夷山的取水工程施工,立即停止破坏武夷山生态的环境侵权行为,并要恢复原状,并赔偿由于违法施工、非法破坏生态环境所造成的生态服务功能损失(赔偿数额以评估鉴定报告为准)。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2

对于中国绿发会的指控,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在答辩状中表示,其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损害社会公共利益或具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重大风险的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侵权或违法行为,原告绿发会的全部诉请均应予驳回。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对于中国绿发会起诉状中指控的几点,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在答辩状中称,其在武夷山的取水工程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武夷山市人民政府已经要求南平市武夷山生态环保局、林业局、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等行政监管部门对答辩人项目作核查,确认并未发现答辩人存在环境违法行为。

综上,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认为自己的饮用水生产建设项目符合国家的产业和环保政策,项目选址符合武夷山市城市用地规划,与周边环境相容,项目选址不涉及水源保护区武夷山国家森林公园、武夷山风名胜区和武夷山国家地质公园等。绿发会指称项目取水点设置违反环保要求,构成违法应予取缔的观点没有法律依据。

3

根据中国绿发会提供的时间表显示,其于今年1月份提起公益诉讼,2月份收到受理通知书,农夫山泉于4月份出具答辩状,因为上半年的疫情导致官司延后至10月23日开庭。

目前案件尚未宣判,究竟孰对孰错,无从定论。

不过农夫山泉现在作为港股上市公司,此公益诉讼案件是否属于应该信披的范畴呢?

9月8日,农夫山泉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在8月16日农夫山泉更新的最后一期港交所聆讯资料集中,农夫山泉武夷山公司的名字出现在全资附属公司的名单中。

在“合规及法律诉讼”披露项,“截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本公司或任何董事概无可能对我们的财务状况或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未决或面对威胁的诉讼、仲裁或行政程序。尤其是,于往绩记录期间及直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我们于中国的取水项目并无成为涉及违反中国环境法律法规的任何实际或潜在重大索赔或诉讼程序中的涉事方。”

农夫山泉9月24日披露的2020中期报告中,也没有任何与该起公益诉讼相关的信息。有一段关于环保的描述称,“在环境保护方面,本集团各个工厂的整体设计和建造过程都尽力减小对周边环境的影响,并将自然环境有机融入设计之中。为了保护水源地环境,与水源地自然生态相和谐,每一座农夫山泉工厂都恪守环保的准则,在设计上充分考虑与周边环境的和谐。”

对于港股上市公司来说,除了每年的年度报告,还有非常重要的一项是社会责任报告。中银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认为,公益诉讼会对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报告会产生影响。“国际市场越来越重视企业的社会责任,绿色环保发展的理念。如果一个公司在环保方面受到质疑,许多原本可能的投资者都可能会远离该企业。投资者基础减少可能导致股价下跌。这是资本市场对于破坏社会公益的行为的惩罚机制。当然如果诉讼上升到了法律层面,对于公司的负面影响会更加的直接和重大。”

4

农夫山泉武夷山事件,最早源自今年1月11日的微博举报。

1月10日,武夷山市政府在给举报的主体——武夷山市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简称“大安源公司”)的回复中表示,农夫山泉的取水工程已取得相关审批手续,也不在公司租赁的林地范围,建议举报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1月12日,武夷山国家公园公众号曾发布关于“疑似农夫山泉夜毁武夷山国家公园林区”网络舆情的调查通报。通报最后称,今后,武夷山国家公园将进一步加大宣传力度,特别是将“总规”所确定的边界告知社会各界和当地民众,加强国家公园相关的法律法规宣传;同时加大巡查力度,对在武夷山国家公园范围内的破坏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的行为及时发现、依法处置。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2月底,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9633.HK)将大安源公司,微博举报的当事人强雯,事件报道方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以名誉侵权起诉到法院。10月28日,农夫山泉主动撤诉。

农夫山泉被提起公益诉讼:武夷山取水工程“破坏环境”?

具体的撤诉原因,外界不得而知。(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