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通用航空“造梦者”陈滨:引领中国通航产业开启万亿蓝海

编辑:

联合财经(unnews.com.cn)2月2 日讯:全国百强县浙江新昌,万丰广场两栋双子楼犄角拱卫,是当地的标志性建筑之一。这里是万丰奥特控股集团的行政中心、技术中心和人才中心。

与陈滨相约会面的某个周六上午,他在万丰广场的总裁办公室刚刚结束一次重要的电话会议,还有若干集团事务有待其处理。自就任集团总裁以来,这是陈滨周末的工作常态。

陈滨毕业于英国赫尔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其于2005年10月进入万丰集团工作,从基层锻炼开始,一步步了解这个由母亲陈爱莲缔造的企业集团。

在中国的制造业,万丰的地位举足轻重。公开信息显示,万丰集团以先进制造业为核心,涉足汽车部件、航空工业、智能装备、金融投资等领域。旗下万丰奥威是行业内首家A股上市公司。

在即将全面接棒集团业务之际,外界颇为关注的是,这位低调的“创二代”对集团的战略布局有着哪些独到的理解,如何在传承与创新中拥抱自己的创业时代?近期,笔者对话陈滨,了解在他的掌舵下,万丰集团这艘巨轮未来将驶向何方。

通用航空“造梦者”陈滨:引领中国通航产业开启万亿蓝海

“大交通”产业主线

笔者:近期万丰奥威子公司获得特斯拉配套商订单,请介绍一下与特斯拉的合作以及汽车部件产业的发展。

陈滨:特斯拉是万丰最早期的战略合作伙伴,我们海外的镁瑞丁公司早在特斯拉出第一款车Model S时就开始紧密合作了。万丰为特斯拉配套的亮点,在于强调通过材料和工艺实现汽车的轻量化,在专业工程技术、设计工程技术、工业工程技术等方面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配套。

万丰作为国内细分行业首家A股上市公司,以“镁合金—铝合金—轻质高强度钢”的金属材料轻量化应用主线,构成汽车部件产业主体。目前主要产业有全球规模领先的轻量化铝轮制造基地、全球领先的轻量化压铸镁合金制造基地、国内细分行业领先的高强钢冲压件制造商。万丰镁合金在全球市场占有率达68%以上,其中北美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80%以上;轻量化铝轮规模已达到年产4500万套。

万丰钻石飞机公司是全球首款全碳纤维机身“一片式”通用轻型飞机的制造商。我们正在加快研究如何将碳纤维技术嫁接到汽车零部件的轻量化领域。

笔者:去年通用航空板块注入到了上市公司体系,您如何看来通用航空的发展前景?

陈滨:我们非常看好中国航空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全球飞机的产业板块很成熟了,由于飞机产业本身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中国在通航飞机的制造领域还有许多空白,需要一批企业牵头将海外的技术和产品引入中国。万丰在通航飞机制造这个大的战略平台上开展的海外收购兼并,推动了中国通航产业的发展。几年前万丰收购的钻石飞机公司,是全球第一的螺旋桨技术飞机研发公司,也是世界前三强的螺旋桨飞机制造公司。把先进的技术和高质量的产品引入中国之后,形成“海外研发、国内生产、全球销售”的发展格局,这对于钻石飞机海外技术的输出和整个供应链系统,起到了积极作用,这是个“全球共赢”的局面。未来,我们将以全球细分行业的引领者和创新突破者的姿态,一方面通过引入先进技术和工艺加速中国通航产业的发展和市场的开发,另一方面则通过打开广阔的中国市场激活全球通用航空产业链,满足国际市场需求,进一步拓展全球一体化背景下整个行业的发展空间。完成收购后,万丰海外飞机市场实现每年翻倍增长,预计未来增长率可保持在每年30%以上。2021年的销售量有望再次取得突破,朝着全球第一的目标迈进。

万丰发展到今天,坚持战略引领,始终与国家的产业政策紧密结合、同频共振。当自行车换摩托车时,万丰切入了摩托车的零部件;当摩托车换汽车时,我们就进入了汽车的零部件;当传统汽车要跨向新能源汽车时,我们又转入到了新能源发展阶段;未来新的成长点会在哪里呢?我们认为通用航空作为一个可以对未来综合GDP起到亮点支撑作用的产业,将会是万丰发展的新引擎。国外需要中国的市场,中国需要国外的技术和产品。万丰飞机始终坚持这条主线,践行“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致力于在全球销售平台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张亚太和国内市场的份额,做实做强未来的万亿级产业。

目前万丰已拥有“钻石”品牌多个系列、8种基本型、16 款机型的全部知识产权,正在逐步分批引入中国,形成了固定翼通用飞机“产品矩阵”。通航业务在新冠疫情期间表现出了独一无二的优势,2020年,万丰钻石DA40一款机型的国内交付量就突破50架,创造了中国行业内单款产品销售的最高记录。万丰钻石系列飞机在全国141航校使用的培训飞机中占比达68.5%,成为当之无愧的行业“独角兽”。

笔者:去年万丰确立了轻量化应用汽车部件产业和顶级通航品牌“钻石”通用飞机制造产业“双引擎”驱动的发展战略,其背后的核心思路是什么?如何看待多元化和专注主业的关系?

陈滨:早在五年前,万丰就讨论未来发展的两条路:一是聚焦传统零部件产业升级;二是研究国家宏观战略中的新经济业态。我们认为轻量化材料将是下一个十年,至少是“十四五”时期全球共同看好的方向。而同属“大交通”领域的飞机整机在高端制造业领域也是空间巨大的,我们非常看好中国航空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希望能对中国的通航产业发展起到引领作用、主导作用,让这种新业态得到跨越式成长,进而为全球飞机制造和零部件产业链开启新的蓝海、激发新的动力,实现全球价值链的互赢,通过产业的交融发展推动东西方文明的共融共生。

在企业多元化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不可能什么都做。万丰的战略方向就四个:一是做大交通,二是专注制造业,三是成为细分行业的龙头老大,四是实现全球化。在外界看来,万丰好像“跨界”了轮毂、车身、冲压件等等很多领域,其实我们的发展路径是很清晰的,就围绕“材料技术”这条主线,从高强度钢到轻量化铝合金,到更轻的镁合金,再到碳纤维复合材料。万丰作为一家创新性制造型企业,从单纯追求细分行业份额增长的产品制造者,进化成为汽车金属零部件轻量化解决方案的设计者和推动者,去提升整个细分行业在价值链上的站位,获取更高层次的主动权、话语权。

未来,通过继续优化全球资源的配置效率,这种产业延展后进而分化出新的经济业态,成为人类实现以最低资源投入撬动最大产出的支点之一。以此去推动生产力的进步,去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去探索前人未曾达到的领域,这才是一家真正的伟大企业应有的责任和使命。

 

“走出去”万丰样本

笔者:钻石飞机公司和加拿大镁瑞丁公司都在您的主导下海外并购而来,如何克服海外并购“水土不服”的问题?

陈滨:“走出去”战略是中国企业走向全球化的必由之路。万丰在几起并购案例中都还算成功,这背后有中国政府改革开放的政策红利、相关部门的鼎力支持和我们并购团队的付出及储备。

我觉得克服海外并购“水土不服”,必须解决多重挑战:并购前公司的准备工作有没有做好?包括对同行的技术、客户、供应商、竞争格局以及问题和优势等现象,有没有清晰了解和深入研究?并购中谈判过程双方高层的企业文化、意愿表达有没有一致性?彼此对收购有没有强烈的期待、互补性?并购后面临如何驾驭的问题,如业绩增长、可持续性、成长性、互补性如何?等等。

收购的最终目的是要带领标的企业走向新的发展,从而推动行业进步和所在地经济发展。万丰收购镁瑞丁后实现了超过10倍的增长,并购公司高管团队对收购后取得的业绩非常认可。万丰收购的钻石飞机公司也同样实现了利润的大幅增长。以我们在加拿大的投资为例,对镁瑞丁公司和钻石飞机公司的并购过程中,我们始终致力于为当地创造更大的价值,注入了公司新的经营理念,构建了全新的发展战略,基本保留了公司的管理和研发团队,持续优化薪酬绩效,在推动行业进步的同时,也为当地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和税收。目前,我们全球4000多名外籍员工已与万丰本土员工完全相融,通过相互学习、相互影响、共同提高,为万丰的全球化发展带来新的活力。

笔者:基于万丰取得的上述成绩,您如何看待万丰在二级市场的表现?

陈滨:万丰的业绩放在那里,股价是被低估的。任何一家企业都立足于大环境之下,国际贸易的形势、国内货币财政政策以及行业宏观调整等因素都存在影响。当然,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有许多企业在二级市场表现很好,所以作为企业,我们同时也要审视自身。

万丰集团在2016-2017两年时间,用100亿元收购三家优质通用飞机公司,并高标准建成了一流的航空小镇,同时配备了流动资金。当时,因“去杠杆”政策导致原来的发债计划受阻。这样一来,即使在我们的汽车零部件业绩依然出色的情况下,公司流动性还是出现了暂时性紧张。通过一系列的组合拳,万丰目前已经完全走出来了。同时,引入了新的战略投资者后,也为万丰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注入了全新的力量。

我相信,过去的三年,对许多优秀的上市公司,乃至更多的中国企业都是一个痛苦而真切的反思期,我们也同样在深刻地总结、思考和探索。相信通过这一轮的洗礼,企业会走得更稳更远。

 

“创二代”的传承与创新

笔者:您是浙商“创二代”的代表人物之一,在与上一辈的交接中,怎样看待冲突?如何做好传承?

陈滨:传承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任何的传承一定会有冲突,没有冲突就不会有发展。有冲突并不是坏事,更重要的是如何去看待、去用好这种冲突。这是我们浙江乃至全国的创二代要认清的第一点。

第二点是我自己切身的感受和体会。传承,首先是“传”,没有“传”哪来的“承”?“传”的核心基础就是要吃透父母亲这一辈企业家内心的思想,以及由这种思想所主导的企业战略和这种战略下各个实践的业务板块——你要去找到的是短板,你要去做这个补缺的人。“传”之后就是“承”,在“承”的过程中必须要有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如果一味担心和父母起冲突,肯定也做不好。关键是用怎么样的一种方式,能够让父母亲看到,让整个的团队看到——你能带领你的企业走向更好的发展,那么这个“传”和“承”就自动地接手过来了。

我想说的第三点是,中国、浙江有许多优秀的创业者。我们作为接班人,也形成了很好的群体,我们都在共同参与和探讨,去讨论父母这一代所走出来的路子。不仅父母亲是我们的老师,浙江一大批企业家都是我们的老师,有这么一帮老师在指导我们走向发展。我们“走出去”之后,又能助力推动全球细分产业的发展,这样的话,中国的“走出去”战略才会更成功。(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