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宁波百强*ST银亿股价过山车:头天跌停第二天涨停,当晚公告重整款到位15亿

编辑:

宁波百强*ST银亿股价过山车:头天跌停第二天涨停,当晚公告重整款到位15亿

2月3日开盘,宁波银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银亿”或“银亿股份”,000981)的股价就封在了涨停板。对这家曾经的百强房企来说,昨晚披露的公司重整计划执行进展公告带来了好消息,一直游走在无法按时支付重整投资款、将导致重整违约乃至解约边缘的重整投资人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梓禾瑾芯”),截至2021年2月1日,已累计支付总共32亿重整投资款中的15亿(含履约保证金1.53 亿)。

根据《重整投资协议》的相关规定,管理人将继续与重整投资人履行《重整投资协议》。*ST银亿重整管理人是由法院指定的有关政府部门和有关中介机构组成的银亿系企业清算组担任。

但在2月2日晚间15亿重整投资款到位的信息披露之前,*ST银亿的股价走出了诡异的“天地板”——2月2日白天的交易日股价开盘即封在了涨停板,2月1日股价还是在跌停板。

宁波百强*ST银亿股价过山车:头天跌停第二天涨停,当晚公告重整款到位15亿

“重整款项到位是提振股价很重要的信息,不排除重整信息被提前获知的可能性。”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随后,记者尝试联系*ST银亿董秘赵姝,但电话无人接听,发去短信也未获回应。

还剩17亿重整投资款未支付

根据最新公告披露,截至2021年2月1日,梓禾瑾芯已累计支付投资款15 亿元(含履约保证金人民币1.53亿元)至公司管理人指定的银行账户;根据《重整投资协议》的相关规定,为维护上市公司和股东的利益,管理人将继续与重整投资人履行《重整投资协议》。

公告同时也提醒,尚余投资款17亿未支付,仍存在梓禾瑾芯无法按照《重整投资协议》的约定支付剩余投资款的风险。

根据公告披露的时间节点来看,梓禾瑾芯已经支付的15亿犹如挤牙膏般断断续续。截至2021年1月4日,梓禾瑾芯累计支付6.66亿;截至2021年1月13日,梓禾瑾芯支付3 亿元;截至2021年2月1日,梓禾瑾芯支付5.34 亿元。剩下的17亿,梓禾瑾芯又是申请要延期到2021年3月31日支付。

至于资金来源,梓禾瑾芯在公告中披露,近期支付的8.34亿元中,5亿来自梓禾瑾芯的有限合伙人宁波市鄞工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鄞工创业”)的自有资金,3.34亿为梓禾瑾芯有限合伙人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赤骥控股”)向宁波市诚业沥青有限公司的借款。

工商信息显示,鄞工创业股权穿透后背后的实控方是宁波鄞州区国资委。根据鄞工创业全体合伙人签署的《合伙协议》约定的投资决策程序,实际控制鄞工创业的主体为出资比例0.5%的宁波盛世鸿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背后的大股东是国内起步最早以市场化方式运作私募股权母基金(PE FOFs)的专业金融机构之一,实控人为姜明明。

之前支付的6.66亿,公告披露也多来自梓禾瑾芯的几方有限合伙人。

而宁波市诚业沥青有限公司是一家注册资本1800万的小微企业,不是梓禾瑾芯的的有限合伙人。

梓禾瑾芯成立于2020年8月,是一家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目前处于融资阶段,暂未开展具体生产经营业务。

有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此次*ST银亿重整,其实就是梓禾瑾芯的实控人叶骥想入主上市公司的壳,但自身资金实力又不够,所以才屡次违约延期支付,另一方面向包括合伙人在内的多方拆解筹措资金。“即便最后剩下的17亿到位了,*ST银亿也等于是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壳。”

《华夏时报》记者尝试联系叶骥,但电话无人接听。

行走在解约边缘的重整投资人

*ST银亿总部宁波,是一家跨区域发展的房企,连续15年上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隶属于民企500强银亿集团,后者的实控人是曾经的宁波首富熊续强。除了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外,银亿集团还拥有另两家上市公司河池化工(000953)和康强电子(002119),河池化工现在也变成*ST河化。2019年6月,银亿集团宣告破产重整。

重整计划披露,2018年开始,银亿股份销售收入和利润出现下滑,同年开始出现亏损。由于银亿股份自身债务负担沉重,且到期债务偿付压力巨大,其长期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自2019年4月下以来,银亿股份陆续出现关联往来款项被认定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重组标的业绩不达标、承诺方不能及时进行业绩补偿等重大问题。虽然银亿股份积极采取了全面的内部改革及脱困措施,但仍不能底摆脱上市公司的经营困境和债务危机。

按照签订于2020年12月11日的《银亿股份有限公司重整投资协议》的约定,梓禾瑾芯被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选为重整投资人,收购总报价32亿,第一期投资款8亿(含履约保证金1.53亿),第二期24亿。

但2020年12月25日,梓禾瑾芯在支付第一笔投资款中的5.43亿元(含履约保证金人民币1.53亿元)后,未支付2.57亿元,构成违约。之后梓禾瑾芯多次要求延期支付款项。外界对于梓禾瑾芯的资金来源也产生怀疑,认为来自银泰系沈国军和复星系。当时梓禾瑾芯的实控人叶骥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有很多社会上的解读不准确,等事情结束后可以再接受采访。

在重整投资款磕磕绊绊到位一部分的同时,*ST银亿的股价没用任何拖泥带水直接反弹。文艺馥欣资本顾问创始人阮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或存在内幕交易的嫌疑,但要看是否会触发调查以及调查结果,“不查实都只是嫌疑”。(来源:华夏时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