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联合财经 > 正文

獐子岛业绩未恢复 为何终止高管降薪?

编辑:

联合财经(unnews.com.cn)5月24日讯 深交所官网信息显示,中小板公司管理部于5月22日向獐子岛(002069,SZ)下发了问询函。其中,对于在公司业绩没有恢复到相应水平的情况下管理层终止自愿降薪议案的情况,深交所十分关注,要求公司解释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2014年,獐子岛因“扇贝跑了”导致大幅亏损,该集团曾出台措施,高管自愿降薪与公司共渡难关。

管理层恢复薪酬 引深交所发问

据獐子岛2018年年报,公司于4月26日召开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总裁办公会成员实行市场化薪酬的议案》。

獐子岛业绩未恢复 为何终止高管降薪?

根据该议案,獐子岛终止2014年薪酬方案,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新的薪酬激励方案。獐子岛在2018年年报中称,面对内外部诸多不确定因素,公司需要通过建立更加科学的薪酬绩效体系,更加市场化的人才管理机制来稳定公司的各项业务,激发和提升公司在人、财、物等方面的潜力和效能,化解公司面临的各项风险。獐子岛管理层终止自愿降薪的做法立即引来深交所的疑虑。这是因为獐子岛公司业绩没有恢复到相应水平,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解释原因及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及中小股东利益的情况。

业绩下降且负债 深交所要求详细说明

据了解,此次深交所关注的10个问题主要集中在獐子岛的经营和财务方面。深交所指出,2018年度,獐子岛实现营业收入27.98亿元,同比下降12.72%;实现净利润3210.92万元,而2017年亏损7.23亿元。2019年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5.59亿元、-4314.14万元。獐子岛2018年净利润同比增幅较大,而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均大幅下降。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说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和合理性,并自查2018年度收入的真实性,是否存在提前确认收入和跨期转结成本的情况。獐子岛去年得以扭亏为盈,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补助。去年,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达3043.82万元,同比增长319.13%,占公司净利润的94.80%。在深交所看来,獐子岛业绩有对政府补助存在重大依赖的情况。

截至2018年末,獐子岛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汇总金额为2.04亿元,占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达52.41%。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的具体名称、应收账款金额、对应计提坏账准备以及期后回款情况,并说明前五名应收账款客户方与公司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此外,獐子岛的偿债能力也被关注了。截至2018年末,獐子岛短期借款余额达15.2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10.50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3.82亿元。鉴于上述情况,深交所要求公司分析自身的偿债能力,并说明应对偿债风险的措施。

獐子岛业绩未恢复 为何终止高管降薪?

“扇贝跑了”之后 高管自愿降薪

2014年10月末,獐子岛爆发了“扇贝跑了”的“獐子岛事件”。当时,獐子岛公告称,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的异常冷水团,公司在2011年和部分2012年播撒的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

受此影响,公司2014年前三季度业绩“大变脸”,由预报盈利变为亏损约8亿元,全年业绩预计大幅亏损。随后,獐子岛集团管理层立即在其公司内召开专项说明会,向媒体和投资者表明整改态度及相关措施,其中包括獐子岛集团董事长吴厚刚自愿出资1亿元承担公司灾害损失,高管团队大幅降薪直至公司业绩恢复到灾前的2.66亿元,高管及员工将增持公司股票约1.4亿元。

当时,獐子岛管理层表示自愿承担部分灾害损失,与公司共渡难关。其中,公司总裁办公会全体12名成员自愿降薪:吴厚刚自2014年12月起月薪降为1元;孙颖士、梁峻、尤君、何春雷、曹秉才、邹建、孙福君、战伟、勾荣、张戡自2014年起年度薪酬降低50%;冯玉明自2014年起年度薪酬降低26%。上述降薪方案直至公司净利润恢复至受灾前五年(2009~2013年)的平均水平(即不低于2.66亿元)为止。(完)(来源:北青网-北京青年报)(联合财经)

相关文章